当前位置: 首页 > 警艺文苑

国家政治保卫局:探寻人民公安的起源

来源:中国警察杂志、瑞金市公安局发布时间:2021-06-03 15:13:25访问量:
图片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政治保卫局旧址

1931 年11 月7 日,在江西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中国共产党在瑞金开始了治国理政的伟大预演。党和苏维埃政府开始了制度建设的伟大探索,为新中国的制度建设奠定了重要基础。

1931 年11 月27 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举行了第一次执委会,决定在共和国行政机关——人民委员会的机构设置中设立“国家政治保卫局”的新组织,以铲除特务、搜集情报、肃清匪患、保卫首长等特殊工作为己任。这是在共产党执政下的第一个类似有国家公安警察机关性质和职责的部门。

2001 年7 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政治保卫局旧址被公安部挂牌为“全国公安民警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作为公安部和国安部的前身,全国各省市公安民警纷纷赴旧址“寻根问祖”,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第一个具备警察机关性质的苏维埃特别机关

图片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政治保卫局旧址上厅


古树新绿,青草勃发。江西瑞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政治保卫局旧址庄严肃穆。在国家政治保卫局旧址上厅正中处,悬挂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徽,国徽两侧,书写着“保卫红色政权、严惩阶级敌人”字样。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政治保卫局印章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为一级文物,印面为三圆相套形状,最内圆核心图案是地球,上部刻有镰刀锤子,中间圆内有一五角星,左侧是麦穗图案,右侧是稻穗图案。印章印面的图案、风格与悬挂在旧址内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徽极其相似。

“国家政治保卫局是共产党治国理政探索之初,第一个具备警察机关性质的苏维埃特别机关。”瑞金市公安局日东派出所所长刘敏介绍说。

1930 年3 月,全国各地逐渐出现了湘鄂西、鄂豫皖、左右江等多块红色革命根据地,这使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寝食难安。从1930 年10 月开始,南京国民政府便集中武装力量、社会力量、经济力量进攻苏区,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围剿”。苏区内外的豪绅地主互相勾结,开展各种破坏活动。他们有的在苏区内大肆造谣,传播所谓“共产共妻”“杀死25 岁以下之人”的谣言;有的藏匿枪支组织暗杀活动;有的纠集武装固守山寨土围,与苏维埃政权相抗衡,破坏苏区的社会秩序;有的刺探消息,为国民党军队进攻苏区当先导。

鉴于此,1931 年11 月27 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举行了第一次执委会,决定设立“国家政治保卫局”,以铲除特务、搜集情报、肃清匪患、保卫首长等特殊工作为己任,也就是最早的公安机关。它的内设机构有:侦察部、执行部、政治保卫大队、秘书处(后称总务处),1932 年增设了红军工作部和白区工作部。机关驻地从叶坪村迁驻庙背村弯丘众厅,与少共苏区中央局机关同驻一起。1933 年4月迁驻瑞金沙洲坝铜锣村李屋。1934 年7 月迁驻云石山陂下村艾园岭下曾氏众厅。

面对国民党反动派不惜用尽一切施行阴谋破坏,国家政治保卫局针锋相对地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地斗争,为粉碎国民党军队对苏区的进攻、策反、渗透、破坏,保卫苏维埃政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肩负特殊职责的神秘“绿领章部队”

图片

中央苏区公安保卫史料陈列馆陈列的红军服(左)和国家政治保卫局干部的绿领章制服(右)


在国家政治保卫局旧址隔壁的中央苏区公安保卫史料陈列馆,很多参观者都会对里面陈列着的两套红军服感到疑惑:其中一套为普通的红军服,另一套的外观和普通红军服没有差别,但领章和帽徽为何是绿色的?

“可以说它是人民公安制服的雏形,见证了人民公安的起源。”刘敏介绍说,1931 年国家政治保卫局成立后,为了跟红军战士有所区别,保卫局的工作人员采用特殊的符号和标志,他们保持原有的红军服装,但把帽徽和领章换成绿色,而且胸前戴一枚刻有“KBU”三个俄文字母的锡铁皮胸徽。

对于这套特殊的“绿领章制服”,现在很多人已经感到陌生,但在苏区时期,这支身穿“绿领章制服”的队伍则威名显赫,对外铲除特务,让国民党军官和反共分子闻风丧胆;对内惩奸除恶,得到苏区百姓的积极拥护。

在中央苏区的一次战役中,红军大部队被国民党冲散,红三军团总指挥彭德怀被敌人发现,紧追不舍。千钧一发之际,龙飞虎、黄赤波等“绿领章”战士飞身赶到。一面向敌人射击,一面并排紧挟着彭德怀往前跑,在其他几位绿领章战士的拼死护卫下,彭德怀才脱离危险。国民党士兵看惯了红领章的红军战士,现在看着几位“绿领章”如入无人之境,疑是天兵下凡,早已无心恋战,魂飞魄散了。

红色政权初建,如何让苏区百姓对新生的政权产生信心,维护苏区的治安秩序、创造一个安定的环境,成了苏维埃政权所面临的重大挑战。

“攘外必先安内。让苏区百姓切实感到安全感,剿灭土匪、清除恶霸的任务,就落在了政治保卫局干部的身上。”刘敏介绍道,“可以说,从苏区时期,我们的党就对‘保护伞’‘黑恶势力’保持零容忍态势。”

1933 年6 月,“绿领章部队”彻底查清了时任县委组织部部长的“红霸天”陈景魁和黄柏区土豪劣绅勾结,杀害当地村民周厚生并霸占周厚生妻子,鱼肉乡亲的案件。

除此之外,国家政治保卫局在红区还肩负了许多特殊的综合性职责。根据1933 年9 月颁布的《国家政治保卫局工作原则》规定,国家政治保卫局的省县两级及红军中的分局系统中的执行部门,负责办理所辖区域内的武器、邮电、水陆交通及新闻出版检查事宜。

图片

往来苏区的唯一合法凭证——“路条


在展厅第二篇章内,陈展着一件当时出入红白区的“通行证”复制件,上面详细记录着许可的出境路径、出境人员等信息,由国家政治保卫局给予严格审查。

“凡从苏区出境者须持有国家政治保卫局的出境护照及政府路条,二者必须同时具备,缺一不可。”刘敏介绍,“根据《国家政治保卫局通知》要求,省、县、乡各级苏维埃负责向驻地内的党政军机关、社会团体、群众出具往来苏区的唯一合法凭证——‘路条’。国家政治保卫局具体组织指挥,派出步哨在水陆交通要道、关口检查路条和盘查往来人员,防止敌特分子潜入苏区。这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出入境管理工作。”

在展馆内,还陈列着1933 年6 月江西省苏维埃政法对许宝延等46 名逃犯发布的《通缉令》《国家政治保卫局对枪支加强管理》文件照片,以及《于都县公安志》摘录记载的苏区时期于都县开展禁毒工作的原文……

“这些都是苏区时期,共产党治国理政探索之初,在公安工作上的探索。”刘敏认为,“它为保卫苏维埃政权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公安工作的发展,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政治可靠素质过硬的“无产阶级宝剑”

图片

国家政治保卫局军号谱

图片

1933 年,江西省委通讯发表了《保卫局特派员的好模范》一稿,对年广甘竹区特派员忠诚革命的事迹进行表扬

2020 年8 月,中国人民警察荣誉制度和标志体系公布,其中警徽、入警誓词、警歌、警察节、警旗是其中的重要构成。

而在苏区时期,国家政治保卫局就有了专属的“军号”声。

在陈列馆里,有一张“政治保卫局军号谱”的照片,向我们展示着国家政治保卫局这支特殊队伍的严明纪律。

“公安队伍是党和人民手中的刀把子。而在苏区时期,国家政治保卫局工作就被誉为无产阶级的宝剑、革命的警卫兵。”刘敏介绍说。

政治可靠、信仰忠诚。这是国家政治保卫局在人员选拔上的先决条件。

在人员的选拔上,国家政治保卫局成员必须具备绝对忠诚的信仰。国家政治保卫局的干部和战士,绝大部分出身于工农家庭,全部是共产党员,每个人入选之前都要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1931 年年底,国家政治保卫局在瑞金举办了第一期保卫人员训练班,特别强调“保卫工作是无产阶级的宝剑,革命的警卫兵”。1932 年年初,中革军委在瑞金举办首届红军保卫人员训练班,对选送入学的干部战士进行了严格政治审查,要求学员“一要成分好,立场坚定;二要党性好,组织纪律性好;三要作风正派;四要坚忍不拔,坚决勇敢又机警灵活”。

“这与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公安队伍提出的铁一般的理想信念、铁一般的责任担当、铁一般的过硬本领、铁一般的纪律作风不谋而合。”刘敏认为。除了不怕死、不怕苦,善于应付各种突然情况外,军事技术和体能训练更是国家政治保卫局成员的必修课。

对此,陈列馆里的三张照片,无疑是最有力的见证。

一张是《国家政治保卫局训令二号——关于谍报工作》文件照片,该文件对谍报工作的意义、范围,方式及谍报写法等,作了详细的解释与规定;

一张是《训练补充师、团临时特派员的教材》文件照片,为训练补充师、团临时特派员,国家政治保卫局拟制了训练教材,并对拟补充临时特派员进行训练;

最后一张,则是苏区时期红军学校校长兼政委叶剑英的机要秘书吕黎平写的《难忘的教诲——忆邓发同志业迹二三事》,在其文章中生动记述了时任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邓发在叶坪国家政治保卫局训练班授课的情景。

对国家政治保卫局队员的训练不止于此,还举行军事竞赛,对先进模范进行表彰,营造比学赶超的良好氛围。

1933 年11 月11 日《红色中华》第2 版刊文《国家政治保卫局保卫大队第一次军事的竞赛》指出,国家政治保卫局为了加紧战斗准备,提高战斗力量,举行军事技能竞赛,有5 个单位参加了包括实弹射击在内的5 个项目的角逐,观看的群众称赞比拼选手是“英勇战士、铁血健儿、杀敌能手”。

“可以说,苏区时期国家政治保卫局就为新中国成立后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培训创出了路子,积累了经验。”刘敏认为,如今人民警察初任培训、警衔晋升和职务晋升培训,以及专业业务和岗位培训、全警大练兵、典型选树等,都是在苏区时期国家政治保卫局对公安工作起源阶段的摸索之下,适应新时代对公安工作新要求探索出的新路径。

文章关键词: 国家政治保卫局,
分享文章到
扫码浏览